版图不断向西“漂移”的东欧“强国”——波兰

如果大家打开欧洲历史地图,会发现西斯拉夫人建立的国家波兰版图是逐渐往西“漂移”的,当然这不是“大陆漂移”的结果,而是欧洲各民族、各国家力量此消彼长的结果。

波兰本是东欧大草原斯拉夫人西迁的结果。13世纪,蒙古人横扫欧亚大陆,把东欧很多地图收入囊中。波兰替欧洲苦苦抵御,最终获得惨胜。蒙古人的金帐汗国到了波兰已经是强弩之末,因为波兰的抵抗,中欧才没有蒙古人的铁蹄踩踏。

波兰强盛了400多年,也是当时欧洲白人版图最大的国家,故获得中国网友授予的“波”之雅号。波兰全盛时期的版图囊括今天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核心地带,南部濒临黑海,今天的明斯克和基辅都是波兰的领土。

但是到了近代,波兰似乎智商不在线,版图日益缩小,虽然勇猛,但是曾三度被瓜分。

二战结束,国际格局天翻地覆地变化。波兰第三次复国,不过它的边界线则是美苏英三强博弈的结果。与战前相比,领土再度大幅度西移。主要体现在苏波边界和波德边界,进而引起整个东欧版图的重组。

战后,波兰虽然复国,但是仍没有摆脱纵的命运。波兰人热忱的期盼、特殊的地缘环境、冷战迁徙的氛围,以及波兰内部的复杂性,使“波”有一次吞下历史的苦果。

二战中,波兰是欧洲首当其冲的被侵略国。纳粹德国和苏联,先后从西部和东部攻入波兰,波兰第三次亡国,领土被德国和苏联瓜分。波兰在英国成立。

1939年12月18日,颁布施政纲领:“从敌人占领下解放波兰共和国的领土,是波兰拥有直接、辽阔的出海口和能保证持久安全的国界,是政府的首要任务。”当时世界强国德国和苏联都被当做敌人。

在东边,不承认苏联对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的占领,要求光复故土;在西边,与德国以奥得河为界怀化市奥得-西尼斯河为界,内部存在争论。

1942年10月7日,波兰的部长会议通过《关于战后波兰边界的方案》。第1条说:“我们的目标是把格但斯克、东普鲁士和上西里西亚并入波兰,改变西部边界,使波兰获得直接通往波罗的海的出海口。”同时又有担心,所以第4提到:“无限制的领土要求(指以西尼斯河为界)有损波兰的国际形象。在英国人的眼中,波兰是贪得无厌的。而且,过多的领土要求,有可能导致这样的策划:以西部的获得来交换东部的剥夺。”

波兰民族党主张恢复西部的“历史边界”,即以奥得-西尼斯河为波德边界,同时大幅度缩短了波得边境线的长度,有助于“国家安全”。总理也向美国书面提出把奥得-尼斯河作为波兰的军事保卫线。他们的理由是波兰在二战中承受了巨大牺牲以及国家安全的需要。

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波兰和苏联化敌为友。双方不久恢复谈判,波兰要求恢复1921年里加和约所规定的波苏边界。苏方主张按民族自决的原则划分波苏边界。但是,双方对废除里宾特洛甫-莫洛托夫线取得一致意见。

波兰人最为辉煌时代,辽阔的东部领土和利沃夫、维尔诺等文化名城是其民族自豪的历史见证。但是波兰的历史骄傲,在俄罗斯人眼里是历史的耻辱。所以东部边界划分关系两国的面子和里子,双方谈判总是一次一次不欢而散。

“卡廷事件”被德国人曝光之后,苏联和波兰短暂的密约恩断义绝,斯大林转而在本国国内扶持支持的波兰流亡力量。

1943年6月9日,波兰爱国者联盟在莫斯科召开大会,在边界问题上,要求将东普鲁士、西里西亚、格但斯克归还波兰,作为让给苏联东部诸省的补偿。同时坚持在波兰境内抗德的工人党在11月1日颁布的纲领也提出:“西部的领土和波罗的海沿岸应归还波兰,德国用武力侵占的并日尔曼化的波兰领土必须归还波兰,在东部应承认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人民的自由选择的权利。”

但无论如何,作为亡国的波兰人在自己未来边界问题上的发言权非常有限,归根到底,还是由苏、美、英三大国确定的。

美英虽然是二战亲密盟友,而且价值观相近,但是两国在波兰边界问题上立场不尽一致。

对于英国人而言,它不顾自己战前的绥靖政策,因为波兰在英国,就以波兰的恩人和保护人自居。同时英国人的拿手好戏就是玩弄欧洲大陆各势力的平衡,所以波兰成为英国对付苏联的一个棋子。

1943年,苏联战争发生斯大林格勒战役的重大转折,英国有求于苏联,所以英国人很重视英苏合作,对于波兰的要求不重视。所以丘吉尔向斯大林承诺,英国支持建立一个强大的波兰,但是对于边界问题没有任何承诺。

在德黑兰会议上,丘吉尔用三根火材棒向左靠拢的动作,来暗示苏联、波兰、德国领土的向西移动。这就是著名的“德黑兰公式”。它形象地说明英国政府赞成用德国东部的土地来赔偿波兰东部土地的损失。

美国态度与英国有所不同,虽然认为波苏边界问题应让位于美苏合作,抱怨“波”是欧洲500年的搅屎棍,但也认为应该恢复波兰,边界也可以向西移动,甚至移到奥得河。

但是罗斯福希望得到700万美籍波兰人的选票,因此,它不能参与关于这一问题的任何决定,并且不能公开参加任何有关安排。

斯大林在德黑兰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狮子大开口:“波兰人想试图收回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是不合理的。……苏联政府坚持1939年的边界线,认为它是合理和正确的。”

不过这是斯大林虚晃一枪。1939年的臭名昭著的里宾特洛甫-莫洛托夫线,是苏德瓜分波兰的罪证。所以斯大林又说“如果把沿涅河左岸一带的东普鲁士北部,包括蒂尔西特和哥尼斯堡(今加里宁格勒)划归俄国人,他准备接受寇松线作为苏联和波兰的边界。”

战场局面逐渐有利于苏联,1944年春夏,苏联红军先后解放乌克兰和白俄罗斯。7月,红军越过布格河,开始解放波兰。

7月22日,波兰民族解放委员会成立。它在赫尔姆发表《告波兰人民书》,提出以民族分界线划定波苏边界,以奥得-尼斯河为波德边界。7月26日,民族解放委员会与苏联政府签订关于波兰边界的秘密协定。它确认寇松线为波苏边界,奥得-尼斯河为波兰的西部边界,把什切青和施维诺威斯划入边界的波兰一侧。苏联政府承诺将在国际会议上为实现波兰西部边界而努力。

与此同时,波兰因东部边界问题而分裂。米克瓦伊契克总理在丘吉尔和罗斯福的压力下越来越倾向接受斯大林的条件。他建议接受事实,即同意苏联兼并东部领土,波兰版图整个西移,同波兰人共同接管政府。这遭到右翼分子的拒绝。米科瓦伊契克辞职,波兰在伦敦的处于分崩离析的局面。

1945年初,苏联在波苏边界问题上已经占据完全的主动。它不仅实现既成事实的占有,而且得到美英大国和大部分波兰人的默认。

雅尔塔会议上,罗斯福和丘吉尔同意以寇松线为波兰的东部界线。同时,他们提议苏联让出利沃夫和利沃夫油田。斯大林拒绝接受。他说:“寇松线不是俄国人而是寇松和克雷孟梭制定的,当时俄国人并没有受到邀请,这条线的划分是违反他们的意志……我们难道是连寇松和克里孟梭都不如的俄国人吗?这样,我们就无法返回莫斯科,无法向人民交待。他们会说斯大林和莫洛托夫在保卫俄国的利益上比寇松和克里孟梭还要不可靠。因此,对调整边界线的建议,不能表示同意。”

而后,苏联人做出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妥协,同意在若干地区做出对波兰有利的5至8公里的逸出。雅尔塔会议上,在没有波兰代表的参与下,苏美英三大国确定了波兰东部的边界。斯大林的愿望完全达成。1945年,《波苏疆界条约》以法律形式确认这条边界。

雅尔塔会议上,苏美英三国首脑一致认为丧失东部土地的波兰应该得到西部土地的补偿。但是对于补偿的多寡存在分歧。美英同意波兰西部以奥得河为界,斯大林坚持扩展到西尼斯河。会议不得不搁置了波兰西部边界。

在斯大林看来,俄罗斯/苏联历史上多次被法国德国侵略,所以国家安全高于一切。波兰是欧洲国家进攻苏联的必经之地。所以波兰对于苏联不仅是个荣誉问题,而且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但是斯大林也知道波兰和俄罗斯/苏联也有历史仇恨,即使苏联从德国手里解放了波兰,也无法消除这种500年的积怨。唯有帮助波兰获得奥得-尼斯河国界以东土地,才能让波兰人服气。

这块土地在遥远的过去,曾经是波兰强盛时的版图,但是那本来已经成为历史烟尘,毕竟德意志人在这里生活了长达700年。帮助波兰收复这个土地,那么未来的波兰和德国就可能存在巨大“分歧”,波兰不得不依靠苏联来保护。

而苏联自己也获得了德国重要的土地,德国自己的历史根植之地——东普鲁士的不冻港哥尼斯堡。这样未来波苏就有共同立场维护自己的利益。

本来,在近代欧洲历史上,沙俄和普鲁士是欧洲旧秩序的“警察”,两国曾长期进行合作,现在斯大林打算用苏波合作取代苏德合作了——毕竟1941年德国的突然袭击给他的打击太大了。

随着战争上节节胜利,斯大林在实施他的构想。1945年初,苏联红军解放波兰西部地区后,斯大林把西部地区的管理权转交给波兰临时政府。1945年3月,波兰临时政府宣布在西部地区成立5个新省,即马祖尔、上西里西亚、下西里西亚、波莫瑞和格但斯克,同时鼓励中、南部的波兰人向西部移民。因而,在波茨坦会议前,波兰首先完成对西部地区既成事实的占有。

战后,德国战败,法国一蹶不振,苏联成为欧洲大陆唯一强国,这将是奉行欧洲势力均衡政策的英国的巨大心病。丘吉尔认为波兰、德国苏占区、波罗的海各国、捷克斯洛伐克、奥地利的一大部分、南斯拉夫、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希腊都将落入苏联的手。这是欧洲历史上史无前例的事情。

而美国首要考虑的问题是尽快结束对日战争,所以仍然重视对苏关系。波兰西部边界问题是美国所考虑的世界性问题中的次要问题。

在波茨坦会议上,英国和苏联发生争吵,丘吉尔坚持以奥得河为界,否则波兰会消化不良,同时让战后的德国陷入经济困境,而且移民也是很艰巨的人道主义任务。

斯大林反驳了这些观点,坚决要求以奥得-西尼斯河为界。因为他认为波兰必须得到土地补偿,苏联要作战,一心不能两用,这些地方让波兰管理再好不过了。

波兰代表也慷慨陈词,东部损失的领土理应从西部补偿,而且补偿面积不大。波兰自己在战争中在人口和财富方面损失惨重。工业发达的地区交给波兰有助于波兰恢复经济,何况奥得-尼斯河是波兰的历史边界。所以波兰和苏联的要求合情合理。

由于英国首相艾德礼上任后,情况才开始转圜。美英苏三方同意暂时由波兰管理这块土地。但领土的割让留待以后的和会解决。

最终,会议决议:自史温曼德以西之波罗的海沿奥得河至尼斯河西段汇流处,再由尼斯河西段至捷克斯洛伐克边境,包括经本会议决定不归苏联管辖之一部分东普鲁士和以前之但泽自由区域,均由波兰政府管辖。

这次决定,一笔勾销了德意志人700年的努力,不仅如此,德国还失去了文明发源地之一东普鲁士。而“波”再度屹立在东欧平原上,延续着自己奇葩的角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