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主动恶化对华关系:台湾比中国大陆重要!立陶宛下场不够惨?

捷克外长利帕夫斯基20日表示,将会重新考虑与中国主导的“16+1”(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合作关系。根据外媒的报道,过去几届的捷克政府以及现任捷克总统泽曼都认为捷克有必要强化与中国之间的关系。

然而,随着2021年捷克内阁选举的结果出炉,当前捷克与中国之间的关系遭遇了较大的挑战。亲欧亲美为底色的保守派上台之后,捷克内阁已经就核能项目之中排除中国企业达成共识,并且对中国在欧洲部署5G技术发出警告。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21日的报道,当前捷克总理费亚拉所领导的保守派新政府,还将手伸向了,试图推动捷克与当局的关系,这直接与总统泽曼协调与中俄关系的对外政策相反。捷克外长利帕夫斯基表示,将会重新审视对华关系,还扬言要将台湾地区发展成为“捷克重要的经济合作伙伴”,甚至还表示台湾的重要性“远胜中国大陆”。

从捷克新政府的动作上看,捷克方面存在仿效立陶宛的可能性,并且立陶宛当前的凄惨下场似乎没有阻挡住捷克新弄的决心。

为了让自己的主动挑衅行为看起来有一些支撑,捷克新内阁还表示捷克退出“16+1”合作关系的主要原因是“中国不守承诺”。事实上,中国与捷克之间扩大贸易关系一直受到捷克国内保守势力的阻挠,双方的经贸关系上升的速度非常有限,但即便如此,捷克依旧从对华贸易之中得到了大量的利益,尤其是在汽车领域。

从捷克国内看,当前的捷克执政联盟更倾向于融入美国主导的欧洲-大西洋进程。该执政联盟主张“维护欧洲文化与价值观”并且推动欧元区内的贸易自由。新的执政联盟提出了“捷克属于西方”的口号,强调捷克的未来在于欧盟和北约,指出捷克的外交政策应根植于西方价值观。近年来,由于捷克在难民问题上强烈反对欧盟的分摊计划,捷克与欧盟的关系龃龉不断。来自欧洲政策研究中心的学者保罗·布切认为,新的联合政府上台或将改善捷克在欧盟中的地位,未来捷克或与斯洛伐克一道成为“自由主义欧洲的主流”,更好地平衡波兰和匈牙利的反欧政策,防止自己在欧盟内陷入孤立状态。

从政治结构上看,捷克总统泽曼本来应该成为平衡国内保守派势力的关键人物,但是从去年下半年以来,泽曼总统的身体情况一直不好,其本人多次因为健康原因被送往中央军事医院接受重症监护。这造成了两个后果:泽曼总统不能如外界预期的那样协调捷克国内的政局;同时保守派系借机发难,要求健康状况不良的泽曼总统尽早移交总统权力。

从欧洲政治风向上看,利用姿态向北约和美国“表忠心”的“潮流”始终存在。2021 年,立陶宛等部分欧盟成员国的对华政策调整转变,一些“亲台”议员活动更加肆无忌惮,他们用“团结”“捍卫价值观”等说辞牢牢绑架欧盟,或拉欧盟为其政策背书,或将纳入欧盟议程。立陶宛总统瑙塞达呼吁欧盟“在面对北京时团结起来”,称“欧洲人必须采取行动,欧洲人必须创造共同的战略文化,以分担面临的挑战”。

部分国家与台湾当局政治互动层级提高。2021年,台湾当局接待数个欧洲国家访团。12月斯洛伐克经济部副部长佳雷克率43人访台,这是斯洛伐克迄今访台层级最高的代表团,被台媒鼓吹为“已最接近官方性质”。10月台湾当局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窜访欧洲,11月,前副领导人陈建仁赴立陶宛、波兰活动。 立陶宛、斯洛伐克、捷克、波兰等国还与台湾当局搞“疫苗外事”,向台湾捐赠疫苗,陈建仁也参加台捷“防疫论坛”研讨会。智库方面,1 月,欧洲智库“中欧亚洲研究中心”、斯洛伐克“外交政策协会”与台湾“防务安全研究院”举行所谓半官方研讨会。10月,斯洛伐克智库“全球安全论坛”(GLOBSEC) 邀请吴钊燮在其举办的“台湾论坛”上发表公开演讲。

从2021年下半年以来,由于俄乌争端的激化,身处“次前线”地带的中东欧国家想要实现自己国家安全的保障,就必须要得到北约方面的承诺和支持。因此,一场以为手段,求援助为根本目的的闹剧就此拉开序幕。

对于当前失去国家内政平衡手段的捷克而言,保守派执政联盟掀起新的风浪是必然的。

当然,这里面也不容忽略当局的“主动作为”。经贸利益诱导部分欧盟国家政策转向。台湾当局试图以台湾在半导体等方面的优势,利用部分欧盟国家的经贸需求,“以经促政”诱导欧洲“亲台”。

按照当局“对欧关系拓展”之中常见的金钱外交套路,基本可以确定,与捷克、斯洛伐克等等个国家之间都存在利益输送关系。同时,作为欧洲主要工业化国家之一的捷克,从产业链上也需要来自台湾的高规格芯片的支持。

在西方阵营的推波助澜和当局的主动操弄下,“国际化” 趋势愈加明显。在挟洋自重的台湾当局眼里,“国际化”成了其宣传和兜售“对外关系政绩”,欺骗岛内民众的假象。然而,需要看到的是,当前欧洲整体对华关系仍然处于稳定,中东欧国家与台湾之间的“眉来眼去”更多的是由于中东欧国家接受了台湾的利益输出,而不是双方有着切实内生动力推动双方关系临近。

捷克当前对华政策转向的进程不会持续,随着费拉亚所在的新执政联盟的动作愈发出格,捷克国内的进步派系自然会对保守派系的对外路线进行修正。当前,尽管保守派系控制了内阁,但在议会方面捷克的亲俄亲中的进步派系仍然占据着大量席位,“府院之争”将会避免捷克步入立陶宛的“后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